傣族,可能是世界上最爱美食也最会打造美食的民族了。

当你和朋友或家人在西双版纳这片热土上作了一次愉快的旅行,回到家里,回味、调侃的时候,也许会谈起神奇美丽的热带雨林风光,也会想起与你泼水祝福的婀娜多姿的傣家小卜哨(小姑娘),但我想最让你难以忘怀的应该是那一桌丰盛而独特的傣家美味吧:翠色的普洱茶鲜叶煎鸡蛋、舂“咖喱罗”、菠萝饭、包烧、香茅草烤鱼、凉拌酸蚂蚁蛋、油炸水蜈蚣和竹虫.....只要提到美食,版纳人会自豪地告诉你:“在我们版纳,绿的都是菜,动的都是肉”。虽说有些夸张,但却从另一个角度道出了傣味品种的多样与奇特。在西双版纳,傣族美食确实如雨林里盛开的野花,品种丰富,风味独特,甚至有些新奇。如果包烧和烤鱼过于热辣,菠萝饭过于甜腻,酸蚂蚁过于奇葩的话,有一道美食,只要入了口,定会让你食欲大开,满口留香,欲罢不能,那就是密蒙花饭。

密蒙花饭,傣语叫做“豪落楞”,“豪”是“饭”,“落”是“花”,“楞”是“黄色”,翻译过来就是“金黄色的花饭”。顾名思义,密蒙花饭是用密蒙花煮成水,再用花水将糯米染色后蒸制而成的,口感软糯甘甜,并带有一种淡淡的密蒙花的香味,是傣家人最喜爱的美食之一。

密蒙花瓣如米粒一般大小,形如细小的喇叭状,颜色有白有黄。它们一朵朵紧挨着凑成个花团显露在枝头,像无数个朝天歌唱的小喇叭摇曳在风中。在西双版纳的雨林和山谷里,到处都有密蒙花的踪迹。也许是得益于热带雨林丰沛雨水与肥沃土壤的润泽,密蒙花似乎没有凋落的季节,常年都在开放。于是,在有密蒙花的山林峡谷里,只要风轻轻一吹,那一缕幽香便会随着清风四处飘散,浸染了山风,浸染了峡谷,浸染了整片绿色的山林。更为独特的是,这种清香,在夜里似乎更加明显,飘得更远,也更能沁人心脾。试想,在一个月明之夜,有稀疏的星斗,有虫鸣鸟唱断断续续的眠曲,还有随风飘来的清幽的密蒙花香,一对小卜哨和小卜冒(小伙子)相拥在芭蕉树下,或徜徉在小河边。这种纯美浪漫的动人景致,不仅出现在《召树屯与楠木诺娜》的民间叙事长诗中,也出现在傣家寨子的每一个最平常的夜晚里。

世间的香味千千万,有浓重的,有迷人的,有激发人欲望的,唯独密蒙花的香不一样,它能给人一种梦幻飘逸的沉醉之感,那是一种“千呼万唤始出来,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意境,也是最合乎傣家人传统审美意趣的清香。更何况,密蒙花的香是有价值的,它不会随风而轻易流失。它邀来了蜂蝶,把花蕊中丰厚的花蜜献给了它们;它慰藉了山里的猎人,田间的农夫,慰藉了世间的万物生灵;更多的时候,它是被小卜哨装进了背篓,带回家中,插在了瓶子里,于是,恬静清雅的傣家寨子里,家家散发着它的气息,夜夜飘溢着它的芳香。

傣家人爱花惜花,所以,密蒙花与傣家人走得最近,傣家人也沾染上了它的一些气息和秉性。关于蜜蒙花饭,还有一段传说:在一个很平常的夏夜,一阵微风吹落了花瓣,飘进了老咪涛(老妇人)泡着稻米的陶罐里,花瓣浸染了稻米,老咪涛心疼,但也舍不得扔掉,依旧将被染色的稻米放在火塘上煮着,密蒙花的清香与稻米的香味混合起来,变成一种奇香渐渐从陶罐中散发出来,老咪涛好奇地打开锅盖,发现雪白的米饭竟变成了一锅金黄色的“花饭”,像一粒粒鲜亮的金子胀满了整个陶罐。老咪涛试探性的抓了一小撮放在嘴里,轻轻一嚼,发现这金色的花饭竟比原来普通的米饭更加甜美可口,而且满嘴还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奇香。就这不经意间,一道美食诞生了。

这消息不胫而走,一传十,十传百,从此,在傣家人居住的寨子里,便有了做密蒙花饭的习俗,密蒙花与傣家人便有了一种相依相伴的亲密关系。随便走进一个傣家寨子,房前屋后的空地上,都会有密蒙花树的影子,而且,庭院里的密蒙花树比野生环境下生长的还要高大,有的竟有七八米高。密蒙花作为一种食材,也被广泛运用到了傣家人的饮食之中。泼水节做“豪崩”(用糯米舂制成的圆圆的薄饼,晾干后用火烤便会膨胀起来,味道香甜脆口,风味十分独特)、“豪恩”(糯米做的粑粑)“豪肯”(粽子)的时候,阿妈们都会习惯性的将密蒙花煮成水,然后用花水与糯米一起浸泡,再做出各种成品。于是,在傣历新年这样欢乐喜庆的日子里,带有密蒙花香味的金黄色的“豪崩”、“豪恩”和“豪肯”便有了一种吉祥、喜庆、富贵的意味,一道极普通的傣家小吃,被赋予了一种更深厚的意蕴。

随意翻开一部傣族文化典籍,“糯食文化”必定会占据其中的一个重要章节。傣族作为一个稻耕民族,其糯食文化历史悠久,源远流长。据说,在很久以前,傣族种植的水稻只有糯谷这个品种,而饭谷是后来才引进的品种。因此,糯食在傣家人的食材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,年节里的各种小吃,婚丧嫁娶招待客人的饭食、赕佛、祭祖先仪式上的贡品等等,处处离不开糯食。在傣家人的传统理念里,招待客人用一般的米饭是会被人笑话的,赕佛、祭祖先必须用糯米,把一般的饭米赕给佛和神是一种大不敬的行为。而黄色,在我们傣家人的传统理念里,意味着什么呢?渡彼(大佛爷)的袈裟是黄色的,寺庙的琉璃瓦是黄色的,佛堂里供奉的佛祖也是全身金灿灿的黄色,秋天的稻田里,一波一波荡漾着的,也是金黄色的稻浪。黄色与傣家人的信仰习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,也跟傣家人几千年的稻耕文明息息相关。不论是精神世界还是物质世界,黄色都是傣家人追求的最高境界,是傣家人最偏爱的颜色之一,是吉祥、幸福、喜庆的象征。于是,当糯米饭被密蒙花染成了金黄色的时候,它就被赋予了一种庄严的意味,也就具有了一种灵力。用它在节日期间做成小吃,一家人就添了一种吉祥、喜庆的气氛;用它来招待客人,更彰显了傣家人敬客、好客的习性;用它来赕佛、祭祖先神,则代表了对神佛最大的诚意,唯有这样,傣家人的祈祷方能打动佛,打动神灵。所以,傣家人爱吃密蒙花饭,也爱密蒙花,这种爱,是深入骨髓的爱,这或许都源自于这些野性的思维。

“朝饮木兰之坠露兮,夕餐秋菊之落英”。当美食遇上风雅,吃已不仅仅是以果腹、维持生命为目的,人们还要吃出文化,吃出意境,因此才有了“花馔”一说。古人把饮花露、食落英视为一种风雅之举,以示自己俊逸、清雅之人品与风范。可傣家人以花入馔的本意,并非为附庸风雅,有的只是平淡生活里的真,简单而美好。但是,如果当初,他们做密蒙花饭只是为了自己心中的一个美好愿望的话,那么,今天我们再谈密蒙花,再提到密蒙花饭,其意义已不单单于此了。因为密蒙花饭不仅可以“阳春白雪”,居庙堂之高,它还可以“下里巴人”,处江湖之远。平日里,它走下神坛,走进了千家万户以及各种大饭店和傣味小吃摊点。今天的密蒙花饭,更多的是以满足人们对美食的追求而出现在世人面前,以其软糯香甜的口感而受到人们的追捧。一道传统食品被挖掘出来,为世人所喜爱,不得不说是傣家人对饮食文化的传承和发扬。

明·刘纯《医经小学·本草》里早有记载,密蒙花有明目的功效,可治疗虛医青盲、小兒麩豆毒等症状。现代医学也对密蒙花有过专门研究。密蒙花属马钱科植物,又名染饭花、九里香、蒙花、黄饭花等。含有香豆素、黄酮、木脂素、环稀醚萜等37种挥发性成分,其味甘,性微寒,有清热养肝、明目退翳之功,具有治疗眼部疾病、抗炎、降糖等生物活性。密蒙花多糖含量较高,平均含量为38.75mg/g,而多糖具有广泛的药理及生物活性,如免疫促进、抗肿瘤、抗病毒、降血糖、降血脂、抗衰老等,且作为药物其毒副作用极小。因此,对于崇尚“药食同源”的中国人来说,密蒙花作为糯米饭和糯米糕点的香料及染色原料混合在食物里食用,对人体保健具有积极作用。

随着人们对密蒙花功效的深入了解,以及对保健、养身食品需求的日益增加,我想,密蒙花的用途还将会进一步扩大,在商品经济蓬勃发展的今天,它的商业价值将会进一步显现出来,关于密蒙花的糕点、面点以及药膳等食品,将会陆续出现在人们的餐桌之上,造福大众,造福苍生。

岩温宰香

北京师范大学博士研究生,鲁迅文学院第三十七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,系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、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会员、中国民俗学会会员、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、西双版纳州作家学会会员、勐海县傣族学会副秘书长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手部白癜风
手部白癜风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yibeimum.com/mmhgn/3306.html